主页 > O生活史 >一生追求,只为一次最美绽放 >

一生追求,只为一次最美绽放

一生追求,只为一次最美绽放
比西里岸之梦09-07,油彩、画布,170x390cm,2009。

打开心窗

江贤二来到台东,身心受自然浸润,得到了自由。

他以生活及大自然为师,找到一个可以释放艺术能量的场域。就像梵谷离开了阴冷的巴黎,来到南法普罗旺斯省的艾耳;或如一九一七年冬天,马谛斯抵达明媚的尼斯时,不由得感歎道:「每天早上醒来看见这阳光时,我无法想像自己是如何地幸福啊!我终于明白了。」江贤二在台东也开始开窗,用色亦得到无比的启发或自由的解放。

光是色彩的精魂,没有光一切都不是,是光成就了一切。

江贤二初来台东的前三年,有点像男女初恋时的激情,这时期的创作显得炽烈、热情、坦率歌颂自然大化,是江贤二毕生创作最为「众彩交响」的时期。他说:「有海的地方,对一个画家特别重要,海边的光反射到空气中,让海边总是特别明亮,跟都市里的光线不同。这里的海,每时每刻都在变换色彩。」

台东明媚的阳光,各种独立又清晰的色彩轰炸他的感官,目不暇给,反映在画作也是彻彻底底的诚实,也彻彻底底的激烈。原本作品阴暗严肃的江贤二,早期作品总是颜料肌理厚实、情绪郁结,一如孤独心灵伤口的结痂,搬到台东之后,这个痂似乎脱落了,露出底下淡粉红的皮肤,他的作品也神不知鬼不觉渗出更多的光线、更多的色彩,画面也抹上更多的调和油,创造出一种流动、明丽的感觉。

此时,江贤二简直是「直接用光线作画」。

还不只是光,台东的植物自然意象,潜移默化中也慢慢影响他。他刚来台东创作的第一张「比西里岸之梦09-07」,在深蓝色的对位平衡之下,画面出现大片前所未见的花瓣状物,有淡粉红的,粉红的,还有亮黄的。从黑白十字架大棺材,转变为轻柔的花朵,同时整体突破了过去所有的用色极限,画面却不可思议地同样纯净、丰盈,充溢着迷濛的春之气氛。

江贤二说:「这些颜色,我三、四十年来都不可能调得出来,这辈子也从来没有想过可以画出这样的作品。我想这跟心情有关,也跟大环境有关。我并非故意要有花的意象,而是自然而然的,有一天它就这幺跑出来了。」

此外,由于用油多,创作技法也有所不同。之前「百年庙」时期,不满意可以一直堆叠、一直修改,直到满意为止。此时,这些画和「银湖」系列一样,一旦下笔就无法修改,一挥即就,画是什幺就是什幺了。技法如此,心态也不同,「现在,我也不像年轻时那样斤斤计较,上下左右什幺都要算得很平稳,位置很绝对。现在比较随兴一点了,也比较可以放鬆些。」

摘自《从巴黎左岸,到台东比西里岸》

数位编辑整理:杨逸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