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心生活 >“仅少数人杯葛许月凤”‧赞比里:选民接受国阵 >

“仅少数人杯葛许月凤”‧赞比里:选民接受国阵

“仅少数人杯葛许月凤”‧赞比里:选民接受国阵(霹雳‧怡保)退出民联并倾向国阵,继而促成霹州变天的九洞州议员许月凤週日(6月14日)重返九洞出席神庙宴会时,遭三四十人喝倒彩及报以嘘声,甚至集体离席杯葛一事发生后,国阵及民联领袖的反应不一。国阵认为,少数人杯葛许月凤的现象显示,选民已开始接受国阵霹州政府,这对许月凤来说是好的开始;民联则认为,民众自发离席的做法,显示九洞选民仍无法原谅许月凤。许月凤是于週日晚上8点,在国阵霹州大臣拿督斯里赞比里的陪同下,前往九洞哪咤庙礼堂出席哪咤三太子千秋宝诞千人联欢晚宴及筹募建庙基金活动,其他受邀出席者包括国阵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哈米达及国阵霹州议长拿督甘尼申等。晚宴筳开101席,其中96席是凭券入席,每张餐券30令吉,另有5席为嘉宾席,剪綵嘉宾共有75人,不过上台剪綵的宾客却不到半数,现场座位也未坐满。大会原本把许月凤列为剪綵嘉宾之一,后来相信是为了避免引起出席者起哄和抗议,才改由马汉顺代为剪彩,虽然如此,许多出席者仍对马汉顺发出嘘声。出席者发狗吠声许月凤在晚宴上逗留不到一小时,即在未致词的情况下,尴尬地在五六名警员的护送下离场,在这期间,有些出席者还对她发出狗吠声。赞比里原本不打算致词,过后在大会安排下上台发言。他说,州政府将在行政议会上商讨哪咤庙申请礼堂地契的问题,并将儘快批发地契。他也向出席者保证,州政府一定会批发地契给哪咤庙。对于部份出席者因杯葛晚宴而集体离席一事,赞比里说,他相信出席者集体离席确实是针对许月凤,不过,他认为,出席晚宴者尊重大家的做法,已让他感到很开心,而且在全场101席中,只有一桌出席者离场,这意味着,大部份出席者已接受国阵霹州政府。他强调,他是因为受到晚宴工委会的邀请,加上许月凤是当地州议员才出席晚宴。哈米达:离席者佔少数国阵霹州高级行政议员拿督哈米达说,在哪咤三太子千秋宝诞千人联欢晚宴中,集体离席的人士只佔出席者的少数,而且离席者都是反对党支持者,因此,这足以反映九洞选民不很排斥许月凤。“如果反对党支持者认为离席的做法可替反对党博取政治宣传,那是错误的想法,因为依出席者的反应看来,这已是许月凤重返选区一个好的开始。”她接受《》访问时说,她和国阵霹州大臣赞比里将继续协助许月凤在九洞选区提供服务,包括批准地契给哪咤庙及解决九洞美鲁丁的非法屋问题,她希望选民与他们合作及尊重他们,毕竟许月凤才是九洞的民选州议员。“我曾劝告许月凤勇敢面对选民,目前许月凤已做到了,而我们也会继续支持她。”蓝眼挑战办活动测民意公正党霹州署理主席郑立慷认为,出席哪咤三太子千秋宝诞千人联欢晚宴的人士,在九洞州议员许月凤抵达现场后集体离席的做法很正常,因为他们希望通过这种做法表达对许月凤的不满,以及他们至今仍不能原谅许月凤的想法。火箭:离席者非党员他说,这是意料中事,许月凤不能责怪任何人,因为离席者都是发自内心。“如果许月凤不认为九洞选民会杯葛她,那她可在九洞举办活动,届时,她可通过民众的出席率来判断自己是否已被九洞选民所接受。”九洞选区服务队主席黄润松则强调,行动党党员在晚宴举办前已採取行动杯葛许月凤,包括退还餐券及集体缺席晚宴等,而杯葛许月凤的人士多达200人,并非工委会所说的40人。他也否认集体离席者是行动党党员,因为行动党党员早已拒绝出席晚宴。“这些选民刻意选在许月凤抵达晚宴的时候离席,主要是向许月凤传达他们不满的情绪。”工委会:勿把神庙政治化哪咤三太子千秋宝诞千人联欢晚宴工委会主席郭广进强调,神庙不应带有政治色彩,加上神庙是一个神圣的地方,因此他希望民众勿将神庙政治化。40人退票他指出,既然许月凤是九洞州议员,加上她曾在去年拨3000令吉给九洞哪咤庙充作建庙基金,所以工委会邀请许月凤参加建庙晚宴的做法很合理。同时,工委会也希望许月凤继续拨款给哪咤庙。“我们很荣幸邀请到许月凤出席晚宴,至于有人在许月凤抵达晚宴现场时离席,我认为他们根本就是在捣蛋。”此外,郭广进也坦承,当初确有40名已购买餐券的人士,在获知许月凤将出席晚宴的消息后马上退票,但过后却有多达140人向工委会购买餐券,这已显示支持晚宴的人士有增无减。他强调,工委会并未因为许月凤是晚宴嘉宾而加强保安工作,而他也未接到任何一方要求工委会取消邀请许月凤出席晚宴的决定。【热点新闻:霹雳变天】‧2009.06.15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