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心生活 >最受欢迎的脑迷思:我们只用了10%的脑? >

最受欢迎的脑迷思:我们只用了10%的脑?

最受欢迎的脑迷思:我们只用了10%的脑?

本章要谈的是我最爱的脑迷思。如果要颁发「最受欢迎的脑迷思奖」,这则绝对是冠军。你一定也听说过我们只用了一○%的脑。换句话说,九○%的脑闲置在那里,等着我们去用。想像一下,我们可以一下子将脑功能提高十倍耶!

为了回馈花钱买这本书来看的读者,我动手搜寻了一下这则谣言的来源。这个说法人尽皆知,想必有个科学根据吧。我疯狂追查了好几个月,终于确认:根本没有可靠的科学来源或研究,也没有半个像样的科学家可以证实这个说法。我反而是在一堆心灵成长类书籍里找到如何完全发挥脑子潜力,轻鬆克服一○%障碍的说法。

现在我们终于找到这个迷思如此根深柢固的原因了,原来是有人在到处散布谣言!可惜脑完全没有自卫能力,别人要怎幺搬弄是非都可以,不会受到处罚。再说,要验算一个人到底用了多少脑容量,也没有那幺简单,需要全套的器材和科学操作技术。这些技术几十年前根本还没出现,一看就知道脑多幺适合当八卦谣言的题材。

而且,这个想法简单又迷人。你一定听过「潜意识」吧──脑子里发生的事你浑然不知。所以,我们只用了一小部分的脑来工作不是很合理吗?生活经验似乎也吻合这个说法:最近我不幸凑巧看到傍晚的电视节目,当下我真希望连续剧里的主角只用了一○%的脑。
 

 
脑科学怎幺看待这个说法呢?从本书的宗旨看来,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这简直完全鬼扯!胡说八道!许多研究脑的工具都可以确认这个说法是错的。

读本书时,你用到的注意力绝对超过一○%。你一定还记得在迷思一(脑科学家可以读脑)里,我们谈到用许多方法来观察思考中的脑袋。所有的方法都显示,脑无时无刻都在工作,绝对从来没有偷懒的九○%。

举功能性磁振造影(大脑扫描器)为例,我们都知道它靠测量脑部的血流状况,来判定哪个脑区特别活跃。观看这些电脑製作出来的血流模式图时,可以看见某个地方呈红色,其他地方则是灰灰暗暗的。你可能会以为这就是一○%定理的最佳证据。但是别忘了,其实这些图是经过数位处理后,才看得到那些细微的血流差异,它们显示的是「差异」。事实上,所有脑区都在工作,整颗脑的血流量分分秒秒都在变化,每个脑区(内含数以百万计的神经细胞)的活化状况一直都在变动。机器测量到的讯号非常複杂,得经过繁複的计算过程,才能辨识出这些测量到的讯号。因神经细胞网络不停活动而产生的这些背景杂讯,并不侷限在某个区域。所有脑区都在活动,每一个对思考和感觉都很重要。
 

 
除了造影技术,前面所提过的脑波图也可显示出,脑子忙得有多幺不可思议。脑波图不是像测量血流那样,间接推测神经细胞是否正在活动。绘製脑波图时,受试者得戴上一顶好笑的帽子,上面装满了电极,这些电极会记录神经细胞发出脉冲时产生的电场。有趣的是,由于神经细胞拥有喜欢聚集在一起的兄弟性格,所以讯号并不是单独,而是彼此约好同时发送(也就是同步)。这是一件很棒的事,因为这样产生的电场较大,比较容易从外面测量到。

你一定常听到人们说,脑电波可以「导电」。听起来好像很危险。不过这说法并不完全正确。事实上,透过脑波图,我们可以确定的只有电场变强变弱的过程。令人惊讶的是,这些电场(和震荡)一直都在。不管测量头部的哪个位置,不管在哪个时间测量,不管当时受试者是在睡觉还是吃冰,神经细胞都是不断地成群发出脉冲,同步产生电场。不变的法则是,这些电场的震荡愈慢,注意力就愈低。深睡时,电场每秒变化三次;如果你集中精神专注学习(希望就是你阅读这段文字的此刻),电场可能每秒变化七十次。但是电场从来不曾消失。

所以说,神经细胞会随时保持活跃,相约好一起传出脉冲。有趣的是,没有人知道为何如此,又或者这个同步的过程是如何协调出来的。它和合唱团演唱美妙歌曲的状况不同,合唱团要靠指挥来协调歌唱者的声波,才能让原本的背景杂讯转变成歌声。然而,脑子里没有指挥。神经细胞也不需要指挥,因为它们除了规律地产生脉冲,什幺也不会。如果在培养皿里培养神经细胞,不出几个星期的时间,它们就会在没有接收到任何指令的情况下,开始产生脉冲,完全自动自发。当有许多神经细胞并列于脑部时,它们就会开始同步。最好的比喻就是一大群人一起拍手,一开始有点乱,也就是「拍手杂讯」,一旦拍手持续得够久,节奏就会愈来愈接近 ── 整个过程是自发性、自动组织起来的。

脑部的神经细胞也是这样。即使我们并非有意识地在思考什幺,「神经脉冲的掌声」(可以说是脑袋里的背景杂讯)也一直都在持续进行当中。

 
想像一下,如果脑子无时无刻都在工作,所有的细胞也辛勤配合,那幺脑需要很多能量,也就不足为奇了。另一个说法你一定听过:休息状态下,虽然重量只佔全身的二%,脑部消耗的能量却佔了全部的二○%。你一定不信,但是这却是真的!

毕竟不断产生神经脉冲、释出传导物质是非常费力的事。其他的器官没有这幺积极,偶而也会休息一下:肌肉和肠道有事做的时候,才会需要更多养分。不过脑不一样,它的能量消耗很稳定。不管是唸书,还是之后睡觉梦到书的内容,总血流量几乎不会改变。

你可能想问,怎幺会这样?脑袋为什幺不乾脆休息一下(至少一部分)?这是好几百万年天择演化的结果。当然,脑子不是九○%无所事事,但为何又彻底背道而驰,选择不断消耗这幺多的能量呢?

在自己家时,如果你是个节省能源的人,一定只会在你做事的房间里点灯。如果你的家是有十个房间的两层楼透天厝(我绝对乐见其成!),而你大部分的时间都待在厨房,那幺所有可用的电灯里,你只用了一○%。一般人想像的脑部运作就是如此,妥善地分配能源,只在需要的地方开灯。

事实完全相反。真要具象化来比喻脑部运作的话,脑并不是大房子,而是一座雄伟的宫殿,到处灯火通明,熠熠生辉。所有房间的灯都亮着,因为几乎每个房间都有事情要做。总而言之,脑子的运作方式和我们习惯的世界,有着本质上的差异。
 

 
如果我们经常使用某件物品,因为磨损的缘故,它终有一天会坏掉。所以,为了让它撑得久一点,用的时候要小心,也要不时维修。以鞋子为例,有些鞋子可能愈少穿愈好,如此一来,外观和功能都可以更维持得更久。然而,脑完全不是这幺回事。

我姊姊有一整个仓库的漂亮鞋子。假设五十双好了,有些鞋她常穿,有些比较少穿。如果有一天要整理自己的鞋子收藏,就像管理我们脑神经细胞,她的第一个动作就是检查哪些鞋最常穿,并且不时维修,例如换个鞋跟或鞋底。那些漂亮却从来不穿的鞋会先被挑出来,然后在某个时候丢弃。毕竟鞋子就是要穿,才能发挥它的功能。如此一来,她的鞋子收藏会渐渐减少,比方说剩下十双经常穿的鞋子。鞋架上的鞋子没有一双是多余的。刚开始筛选鞋子时,这些鞋的使用率是二○%,最后则达到百分之百。

我姊姊偶尔还是会买新鞋子,假设数量不会多得太离谱(这当然不太可能,不信你问问她)。买了新鞋,当然要穿,才不会被丢弃。说不定,新买的鞋比原来那十双鞋中的某一双更常穿,若果真如此,那双旧鞋就会被丢弃,由新鞋取代旧鞋的位置。我姊姊拥有哪种鞋、有几双鞋,并不会固定不变,而是和她所在的地方有关。因为她多住在澳洲,所以她的鞋大都是夏天穿的鞋子。如果她回到多雨的中欧,鞋子收藏可能就不一样了,也许留下两双夹脚拖,其他的则会被耐穿防雨的鞋子取代。她的鞋子会随着她的所在地变化,鞋子的数量也会增增减减,这些都和环境有关。

当然,我不想把脑和我姊姊的鞋子一视同仁,又製造出新的迷思来:不是喔,脑的主要任务并不是整理鞋子。不过这样的比喻可能比较容易让你了解脑部的运作模式。脑袋里面没有鞋子,而是神经细胞的连结、突触;没有人来负责拣选这些连结、把神经细胞丢出去(这点非常重要!),一切都是自发性的。基本原则和前面描述的整理鞋子的道理很像:神经细胞和突触必须使用,不然就会死亡。经常活化的突触也会经常维修保养或扩建。如此一来,这些常用的细胞和突触的装备会愈来愈好。
 

 
人类出生时,突触连结的数量非常多,神经细胞连结过度旺盛。这些连结中,绝大部分是多余的,可以说是垃圾连结。从出生后到青春期,这些连结会逐渐受到修剪,只有经常使用的连结会留存下来。这道理有点像被足迹踏出来的小路,走过的人愈多,路就愈稳固、愈宽阔;突触连结也会因为使用而变得更稳定、有效率。神经细胞有一套精密的方法来提高突触的效能。某个突触的活动如果特别旺盛,就会刺激细胞製造出结构分子,让突触变得更大更有效率;细胞也会储存更多传导物质,并製造更多促进传导物质传递的蛋白质。简单地说,每个强烈的神经脉冲都是细胞强化相关突触的动力。不用的连结则会愈来愈弱,最后死亡。

千万不可小看这个精简化的过程。在二十岁以前,人类脑部神经细胞的连结会减少一半,也有不少神经细胞在生命初始时就死亡了。最后只会留下有用、经常用的连结。这个过程会持续一辈子。虽然之后精简化的过程不如前二十年变化那幺大,但是突触还是得经常活动,才有在脑子里生存下来的权利。没有用的累赘会遭丢弃(就像我姊姊不穿的鞋子一样)。毕竟对细胞来说,用传导物质养个完整的突触得付出不小的代价。精简化可以让脑子省下不少能量。

在这里,我要再次强调一个基本原则:这整个过程的动员是自发性的。没有谁负责清除多余的神经细胞及其连结(不像雕刻家雕塑雕像,也不像我姊姊清理她的鞋子)。这些工作完全由细胞自己来,每个刺激都会让细胞脉冲的产生及传导更加强健、有效率。若有必要,假以时日甚至会有新的突触产生。

哪些刺激重要,哪些不重要,全由你自己决定。聪明的读者,你才是持续提供脑子资讯与刺激的来源,你才是决定神经网络该处理什幺资讯的人。神经连结用各种方式不停自我调整,有些变强,有些会变弱。此时此刻你的脑子非常个人化,是你处理过的资讯塑造出来的结果。

 
现在你应该明白为什幺说整个脑都在工作,并没有任何部分闲置。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幺不用的部分,也就是那九○%的脑,早就不见了。我们可以说:「要嘛好好地用,不用就丢掉!」丢掉并不是坏事,相反的,脑可以藉着这个过程提高效率。它不把能量浪费在没必要的大网络活动,而是专注于重要的运算过程。

在功能性磁振造影和脑波图中,人们可以观察到大的神经群持续活动,这些是经年累月筛选下来的结果。这些网络由最佳、最有用的神经细胞和神经连结组成。最妙的是,突触愈用会愈好用。每使用一次,都可刺激细胞去扩展并强化突触,突触也会不断保养、维修与升级。不用的突触会渐渐消失,只有经常动的神经细胞和神经连结会留下来。
 

 
希望用脑绝对超过一○%的事实没有让你太失望。这则迷思背后,其实隐藏了人们希望能透过某些技巧来「开发出」更多脑力。所以我要在此说些鼓励的话(听起来有点矛盾):虽然已经用了百分之百的脑,但是你仍有发展的空间。

因为,脑子有不同凡响的适应能力,可以不断提高效能。使用了百分之百,不代表它的能力已经到了极限。恰恰相反,正因为脑使用了全部的效能,所以它可接受更多新资讯。因为神经网络的结构是可以改变的,还能产生新的神经连结,而这是学习的基本条件。脑的功能并不是固定的(它不是硬碟),也不是存满就没有空间了。没错,脑的「储存空间」的确是我们刚好需要的大小:如果我们持续学习,它会更大更有效率;如果我们不用,它会变小。就像我在澳洲和在德国的两个姊妹,她们两人拥有的鞋子收藏就不一样。脑会根据外界刺激和印象决定它工作的细节 ── 也就是你「聪明」的程度。

其实这是个疯狂的原理。为此,我特别準备了下一章「脑力训练让你变聪明」。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