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Q心生活 >《请问首席执行官》马云畅谈小而美企业观 >

《请问首席执行官》马云畅谈小而美企业观

《请问首席执行官》马云畅谈小而美企业观

马云原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英文老师,在网路浪潮风起云涌之初,于一九九九年创办B2B电子商务平台阿里巴巴。二○○三年,阿里巴巴投资成立C2C购物平台淘宝网,带动大陆微小企业创业潮与零售革命;二○○四年,阿里巴巴创立第三方电子支付平台支付宝,打通大陆十三亿人口市场的金脉,被英国《经济学人》杂誌喻为「世界上最伟大的集市」,连主导资讯革命的微软创办人比尔盖兹都佩服的说,「马云是下一个比尔盖兹」。

在中国人所熟知的白手起家的富豪名单里,马云无疑是特别的。他不见得最富有,却在创业者中拥有极高的声望和影响;近年来他极少接受媒体访问,但电视上、报纸上、网路上,他的名字永远是曝光量惊人的热门词彙;反对他的人几乎跟崇拜他的人一样多,而无论是反对者还是崇拜者,表达自己情绪的方式都经常会像粉丝一样,激烈而充满行动力。

马云其人,与其说是企业家,不如说是商界「中国偶像」似的存在。跟熟悉中国商业圈的朋友聊起来,十个里有九个会评价马云有vision。字典里vision的解释很多,多与想像力、视野、愿景相关,而大家嘴里马云的vision,掺糅着远见、眼光、愿景和格局。

二○○一年,美国纳斯达克暴跌,新经济泡沫破裂,美国消费力下降,以出口为主导的亚洲经济感到压力。「内需」成了闪着金光的新方向。

利用阿里巴巴积攒的用户和经验,马云在二○○三年创立淘宝,开拓B2C业务。像当年的阿里巴巴一样,马云的淘宝迅速为聚拢在阿里和马云身边的大量小型企业找到了「内需」的市场。这个时候,阿里巴巴与淘宝的小小循环已经形成:B2B2C,小型企业主们在阿里巴巴上接国外订单,在淘宝上做国内生意。

做B2C的淘宝并不是中国大陆市场上的一枝独秀,但马云找到了当年网上交易的痛点:信用。于是,支付宝诞生了。用「支付宝」创造出一个中立的担保人,这个朴实得近乎笨拙的解决办法,却一下子使得因为缺乏信用体系而始终无法做大的网路交易市场恢复活力。

辞去阿里巴巴CEO一职,马云马不停蹄地又创造了菜鸟物流。有趣的是,不论是网路金融,还是菜鸟物流,马云都反覆强调,阿里不是要再办一家银行,也不是要再做一家物流公司。那他做的是什幺?多年来反覆了解大数据、试验运用大数据的马云似乎有信心像当年用淘宝打败eBay一样,在比特世界里能比银行,比物流公司提供更基础的服务。

所以马云会在《与卓越同行》里说:「这是一个新型的动物,这个动物以前没出现过,很头痛,但这也是乐趣所在,我们必须去解决它,因为没人可推了,这个祸是我们闯的,我们只能把它闯下去了。」

以下为马云的访谈。

吴:最近,有一些年轻人告诉我,他们不一定会去大城市,也不一定去大企业了。这会不会也可以印证「小而美」的变化?

马:今后,选择去大企业的年轻人会越来越少,去特色企业、幸福企业、美的企业的人会越来越多,因为在那儿他们能够充分展现个性化特色,展现自我价值。我一直坚信一点,影响一个生态系统的关键因素不是狮子、大象,而是微生物。微生物影响了草木,草木影响了兔子、羚羊,兔子、羚羊影响了狮子。影响一个国家的教育、文化水準的,不是大学有多少,而是小学办得好不好。

因此,影响中国经济未来的不是企业有多大、大企业有多少,而是小企业有多好、小企业有多美、小企业多有特色。这才是一个国家经济的基础。

吴:我们看到,资讯经济的时代已经来临了,很多产业因此而消长,比如说物流。在未来的网路世界中,什幺样的产业会欣欣向荣?

马:我不知道哪个行业会做得更好,但是有一些行业一定会好,比方说物流。现在整个中国每天估计有两千万个包裹需要运送,继续走下去,八年后,一天能有两亿个包裹。今天中国整个快递行业有一百万从业人员,十年以后,中国快递业将有一千万人。当他们成为社会经济关键的一份子的时候,如果再评「经济十大人物」的话,第一批应该给淘宝的店主们,第二就应该给那些快递人员们。这些小单位的个体,正在影响中国的经济。

吴:你一直强调,二十一世纪是小企业的世纪,大企业得卸包袱,但是您的公司却越做越大。在小企业的时代里面,大企业要怎幺生存?

马:我的企业是越来越大,但是我的企业营运越来越小。二○一一年,我把淘宝拆成了三个公司。昨天,我们还在开会,讨论怎幺把阿里巴巴集团拆分成三十家公司,如何把自己做成一个生态系统?因为在网路时代,不能以帝国思想去领导一家公司了。

吴:这幺多年我们一直谈资讯经济,数据的处理、分析,以及数据未来能够提供的谘询跟资讯是非常重要的。

马:数据时代的核心不是分析数据,而是分享数据。数据会诞生出无数新型的企业。用数据分析一下,我可以卖什幺。这样还是IT时代,不是数据时代。在真正的大数据时代,人类将有三笔财富:第一,钱包里有多少钱;第二,有多少信用;第三,拥有多少数据,数据跟别人交换的频率有多大。

吴:首先把数据準备好,接下来怎幺样解决数据隐私的问题?

马:我们将来出去的数据,不会是原始数据,一定是加工过的成品数据,然后让别人再去加工。我们必须做到,像银行保护资产那样保护隐私,只有这样,大数据时代对消费者对商家才会有用,我想这是一个承诺。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