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与健康向上 >援助金逐年创新高 社险为肾病买单费骤增 >

援助金逐年创新高 社险为肾病买单费骤增

援助金逐年创新高 社险为肾病买单费骤增 张成铨:男性肾病患者占总比例63%,女性则占37%。

国民的健康,与国家经济发展和生产力有着密切关系,但是有不少国人糟蹋健康,让肾衰竭有机会找上门,以致患上肾病,除了赔上金钱,还会一步步断送宝贵生命,最终还得由政府负责为昂贵的医疗费买单。

今年初,卫生部副部长李文材医生指出,2016年全国需洗肾病患已达3万9058人,平均每一名肾衰竭病患每年洗肾费用为4万令吉,意味着每年单是洗肾费已突破16亿令吉。


预计明年洗肾病患人数会飙升至5万人,如此一来,政府需要承担庞大的医疗开销,可想而知事态的严重性,不仅影响国库,同时也造成另一种社会经济重担。

《》专访了柔佛州社会保险机构(SOCSO或PERKESO)主席张成铨,为读者剖析社险为社险会员提供的相关洗肾补贴和福利。

2016年,社险机构光是花费在全国的洗肾及补针费用的援助花费共为1亿9774万令吉,共计1万4023名社险会员受惠;2017年,这笔费用增至2亿1581万令吉,1万6321人受惠,与2016年相比,一年内增加了2298名病患。

这笔援助金的数额就如肾病患者人数一样在逐年递增,到了2018年,这笔费用飙升至2亿7811万令吉,同比2017年,足足增加了6230万令吉。

在柔佛州,张成铨披露,社险在补贴肾病患者的开销也是居高不下,2018年柔佛社险机构花费3291万6137令吉,2018年有281名新肾病患者,截至今年1月已累积1533名病患受惠。


他指出,今年1月至2月的洗肾费用也刷新高至568万8648令吉,与去年平均两个月的费用相比,增加了20万令吉。

“根据数据显示,大部分肾病患者来自40至60岁年龄层,男性占总比例63%,女性则占37%。”

他坦言,大马慢性疾病(NCD)如糖尿病及高血压等病例逐年增长,导致引发的肾病患者人数陷入只升不降的局面,可是洗肾的开销并非每户家庭都能承担,而且每周至少要到医院或洗肾中心洗肾3次,无论是插针的痛苦、交通、舟车劳顿和消耗时间,都是看不到的费用和煎熬。

援助金逐年创新高 社险为肾病买单费骤增

社险洗肾补贴申请资格与条件

●当社险机构收到雇员患上肾病通知时,雇员年龄未到60岁,则必须拥有最少24个月缴费记录。

●若收到雇员患上肾病通知时,雇员年龄超过60岁,雇员则必须证明其肾病是在60岁之前发生的,也必须拥有最少24个月缴费记录。

申请程序

1)符合资格的肾病雇员必须呈交Borang 34,并附上医药报告及身分证副本。

2)须经医药评估委员会或医药评估上诉委员会证实为残疾,无法工作。

3)一旦获得批准,雇员必须填写洗肾津贴申请表格(Lampiran II)等详细资料。

柔72社险指定洗肾中心每次洗肾津贴150元

张成铨表示,截至目前,柔佛州共有72间社险机构所指定合作的洗肾中心,包括新山区40间、麻坡9间、峇株巴辖8间、居銮9间及昔加末6间。

他说,每一次的洗肾疗程,该机构会津贴150令吉给指定合作的洗肾中心,非指定合作的洗肾中心也可以获得每次疗程津贴130令吉,而病患也可以申请红血球生成素(EPO,俗称补血针),每月可获得最多240令吉的补贴。

“基本上,符合资格和批准的肾病患者都获得以上的终身补贴,但病患仍需承担其他医疗开销,也是一笔数目。”

援助金逐年创新高 社险为肾病买单费骤增 社会保险机构官网设有国文与英文版本,并在“服务”栏下详细列出国内所有受委的政府、非政府及私立的洗肾中心。

张成铨:大部分雇员对社险福利一知半解

张成铨补充说,大部分打工族,对于自己享有的社险福利一知半解,往往忽略了这项雇员福利。

他坦言,只要雇员根据程序,准备好完整的资料,申请社险洗肾补贴只是辛苦一时,却可换来终身受惠。

他透露,终末期肾衰竭只能依靠血液透析洗肾一辈子或进行肾脏移植,不少人听信于第三者的谣言,担心手续麻烦或繁杂,而选择自动放弃。

“其实社险机构有团队,会指导病患或家属填写申请表格,也会详细讲解社险的福利。”

根据1969年雇员社会安全法令第4条法令,雇员60岁以前,雇主必须缴纳薪资的1.75%,而雇员则缴纳薪资的0.5%,作为工伤及残疾退休养老金,若雇主没有在限定时间内为雇员投保,以及注册公司是违法的,一旦罪成,可判罚款1万令吉或监禁2年,或两者兼施。

政府给予国民的医疗福利补贴皆来自于国库税收,若长期且大量地资助补贴肾病患者洗肾方面的开销,国家的医疗开支和生产力将面对损失,再者,国家和社会将付出巨大的经济代价。

报道:苏韵鸰

报道:苏韵鸰

相关推荐